百年昆劇傳習所的新聲

光明網光明網 社會 2020-06-14 08:42:36

作者:方言(蘇州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)

初夏的蘇州依然葆有春日的涼爽。晨光熹微,伴著隱隱傳來的悠揚笛聲,闊家頭巷口的沈德潛故居里傳來陣陣的吟唱,動人的聲音回蕩在巷子里,似乎每一個音符都包蘊著繪色的聲情——那是昆劇傳習所的演員在練早功。

他們口中咿呀婉轉的,是從四月份也就是疫情期間開始排演的新劇《浣紗記》。這些認真的九零后演員是傳習所現在最年輕的一代,“堅”“守”“本”“真”的“堅”字輩,他們的上幾輩是:“繼”“承”“弘”“揚”,以及昆劇傳習所在昆曲界赫赫有名的“傳”字輩。

蘇州昆劇傳習所是讓昆劇“起死回生”的地方。

昆劇人物扮相。資料照片

二十世紀初期,在國計民生艱難和京劇發展的雙重壓力下,一度興盛的昆曲(亦名昆?。┲饾u衰落。1921年,穆藕初、貝晉眉、張紫東等有識之士為保留昆曲血脈,創立了“昆劇傳習所”,培養出“傳字輩”的演員。雖然昆劇傳習所后來因為種種原因被解散,但正是依靠傳習所的這一批傳字輩演員的努力,才有了當年人們稱道一時的“一出戲救活一個劇種”的《十五貫》。今天大家耳熟能詳的昆劇演員,或是出自這里,或是他們的徒子徒孫。

1982年3月,時任蘇州市文化局副局長的顧篤璜主持重建昆劇傳習所,新址選在了蘇州城南的闊家頭巷沈德潛故居。自此,傳習所先后面向全國昆曲界舉辦了11期學習班,培養出一大批昆劇演員。生于蘇州的顧篤璜被稱作“最后一位江南名士”,少時優渥的生活環境和家族中長輩的愛好讓他早早接觸了昆曲藝術。讀初中時,他與徐凌云長孫一起在上海辦了“鳴社”票社。后來在學校時,顧老又學習了話劇方面的相關技能。當時學校的“通才”培養方式,使他在表演、導演、舞美、舞臺管理、劇團管理等方面都有頗多收獲。扎實的舞臺藝術功底,造就了他與昆曲一生的緣分。

昆劇傳習所重建之后,顧篤璜了解到很多院團的昆劇演出依然與純正傳統的昆劇相距甚遠,便于2008年成立吳門蘇唱藝術團,邀請“繼”“承”“弘”三輩昆曲藝術家來教授年輕學員傳統昆劇。2015年,昆劇傳習所開始著手編排《紅樓夢》,本著恢復傳統的宗旨,劇本選用老本子,為了提高劇目的真實性,顧篤璜又強調,表演要從生活實際出發。就這樣,在時年88歲的顧老帶領下,老師和演員們齊心協力,一點一點“捏”出了四折戲。

2019年,昆劇傳習所攜昆劇《紅樓夢傳奇》亮相北京“良辰美景·2019非遺演出季”昆劇專場,古本昆劇在恭王府的百年大戲臺上綻放異彩。

為了保持挖掘“老”的、“傳統”的味道,傳習所堅持在編演時只選用老本子,刪減掉過于繁復的內容但并不改動曲牌曲詞,音樂上不搞創新,要創新則是在符合戲情戲理的基礎上加以改進。秉持這樣的宗旨,傳習所排出了一折又一折戲。排演的《牡丹亭》與其他劇團的演出有所不同,添加了《慈戒》《詰病》兩折;《游園》一折中杜麗娘穿著兩件衣服,更加符合天氣和劇情;《驚夢》一折在柳夢梅、杜麗娘二人重新上場時已換上了大紅色衣服,意味著他二人在夢中歡會成婚。這種處理更加符合原著,同時亦是恢復了“傳”字輩的演出方式。

在一次次學習排練演出中,年輕演員的水平都有了較大提高,他們的努力和實力有目共睹,使得其他劇團紛紛前來“挖人”,但都以失敗告終。因為演員們說傳習所更像一個“家”,使人戀戀不舍,不愿意離開。傳習所的幾位演員都有過改行的經歷,可能這樣的經歷使他們對這個“失而復得”的一方舞臺格外珍惜。

到明年,昆劇傳習所就滿一百歲了。百年昆劇傳習所,人們一定有更多的期待。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6月14日 12版)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華奇網立場。
本文系作者授權華奇網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喜歡發布評論
留言與評論(共有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期期盈配资